置頂也有話要說
臉書 <<點它,按個讚吧,有新小說會即時通知!

側邊欄躲在左邊,滑鼠移過去就會出現囉。

建議的閱讀順序是 清潔指南>霸凌日記>裝屍紀錄簿

目前分類:刁兵 (7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「寶兒,你別亂跑,快過來!」一名年約四十的黃臉大娘焦躁地喊著。那名叫寶兒的是個不足八歲的男童,年紀雖小,但調皮得很。黃臉大娘剛喊完,寶兒隨即蹦蹦跳跳地跑得好遠,綁成沖天炮的頭髮不斷搖晃。天氣雖然炎熱,卻無損他的玩興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那混帳東西!」鐵怒氣沖沖地朝刁兵等人走來,罵道:「眼裡只有劍谷!我說血修羅要往這來了,那谷主竟然下令要谷中所有人撤離,完全不肯與其他門派合作,只想逃之夭夭。我一怒之下將他手上那柄長劍給折斷。罷了,我們也離開吧。」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「就帶你到這了。」赤雪逕自離去。刁兵望著碧雲背影,心裡頭有好多話想說,卻不知從何開口,只能呆呆站著。良久之後,碧雲忽然轉頭,見刁兵就站在身後,輕呼一聲,一把玉尺隨之掉在地上。正是銷魄。刁兵快步上前,搶在碧雲之前撿起銷魄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夜裡刁兵向湘儀問明了天崇天被攻陷的經過。湘儀將事發前後一一道來,但風宗並未遭遇毒脈,只以為是其他門派早有密謀,趁夜偷襲。刁兵聽完不勝唏噓,原來東都的門派之間私底下竟是這樣暗潮洶湧。他本想詢問毒主是哪個門派的掌門,但始終哽著問不出口。或許刁兵暗自希望,有朝一日二狗子能夠向他坦白,親自明說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刁兵總算與琪琪格一同回到天崇天,不料遠遠地卻見這毀天滅地的異象,啞口無言。琪琪格急拉住他,躲在一塊巨岩之後。大地隨即發出轟隆劇震,山峰崩陷、亂石滾落。灼燙的焚風吹襲肆虐,遍草枯黃,林木燃燒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 受限於巨潭阻斷去路,進攻水宗的蟲人較少。漠南泊依著巨潭優勢,水法威力倍增,一人獨守也是游刃有餘。漠盡海領軍帶著水宗的精銳弟子,橫越巨潭前往渡船口,還未靠岸,漠盡海雙掌齊出,拍出「潛威掌」,深海般的龐大壓力從掌心鋪天蓋地襲來,岸邊的蟲人全給鎮壓得腰肢斷折,不能再起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裂螳一死,與毒主間的聯繫便斷了。毒主心道:「裂螳不會敗給漠傲,難道他身邊有其它人在,竟讓裂螳連逃脫的機會也沒有?」之後更陸續與藏身在萬觀城中的毒脈斷了聯繫。於是喚來八眼蛛,吩咐派幾名蟲人去萬觀城打探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刁兵差點無法自制,就要出聲喚住碧雲,但腳步聲又往這來了。他再躲回簾幕後頭,心臟噗通狂跳,一時間無法冷靜。想到碧雲與玄雨如此親密,他糾結難受、心亂如麻,幾欲發狂。剛才被長劍所傷的傷口雖然疼痛,但與之相比卻如搔癢般微不足道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刁兵做了夢。夢裡重回被狼妖擄去給關在囚車的時候。碧雲出現,並溫柔握住他的手,安慰他。刁兵一如當初地感動,然後悄悄抹去淚水。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,但他還是沒有法力,更別論使出風法。亦還沒得到飲雷珠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向鐵怒告別之後,刁兵與琪琪格動身前往天崇天。此次不若先前同往飲雷族那樣沉默甚少交談,反倒是不時就講上幾句話。講到初入天崇天時的經歷,刁兵憶及蕭為蕭朗那目中無人、作威作福的模樣依然恨得牙癢癢地。琪琪格打趣地說道:「你毛躁起來真像猴子。」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一輛馬車在年久失修的林徑上徐徐前行,左側是遼闊如海的茂密樹林。時近正午,暖陽透入殘留薄霧的林間,鳥語啾鳴,恍如仙境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萬觀城表面上看來風平浪靜,實則山雨欲來。聽聞徐九鼎率領大批人馬回城,所有人皆知大戰一觸在即。徐九鼎提前下了撤令,要城中區段的店家與百姓先行撤離。因此一大清早便有許多人一家老小,往城邊去避難,免得受了池魚之殃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在漠傲大鬧萬觀城後,今日水宗突來眾多幫會造訪。由峒山派、紫霞派、森羅派為首的三大派率領九天門、橋幫、蒐雲谷、夜叉會等等共計十一個幫會頭領一齊到來。目的不為別的,正是要水宗為漠傲近日在萬觀城的所作所為給個交待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話說回漠傲在萬觀城中為逼徐九鼎現身,以求問得哀矜夫人的下落,不惜闖入徐九鼎的大宅,之後接連大開殺戒,鎮守在城中的徐九鼎手下死傷慘重,派出討伐漠傲的人馬都是有去無回,已是束手無策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隔日他們早早動身,準備穿越大密林。這次刁兵已有警戒,不再被迷魂樹妖所困。但想起當日在大密林大開殺戒,狂怒之下濫殺了不少迷魂樹妖,深感歉疚。離開大密林後,來到怪鳥與石怪盤據的亂石野,此時刁兵的修為遠非當時初入西境時可比擬。走在最前頭開路,怪鳥與石怪全非他的對手,都是落荒而逃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他倆循著先前趕回白石碉堡的原路走回,途經被攔濤族摧毀的哨站,雖已重新搭建,但規模不比當初。哨站旁立了幾道石碑,琪琪格見了停下腳步,垂首默拜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待到隔日,刁兵一早便去找琪琪格,請她安排以飲雷珠助族人修煉的事宜。琪琪格有些不解,問道:「這事並不急,待你休養好後再開始也不遲。」刁兵回道:「我待在這裡白吃白住,又閒得發慌,不如找些事來做。我也想盡早完成對你們的承諾,免得懸在那讓我掛懷。」琪琪格說道:「既然如此,不如就今日吧。我先去向長老稟告。」刁兵點頭稱謝。正要返回石室,碰巧迎面撞見荒豺走來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琪琪格嗚嚶一聲,緩緩醒轉,才發現日光初透,已是隔日。連夜的惡戰使她心力交瘁,此時躺在柔軟的草上,鼻中嗅得飽滿的草香,氣味既清淡又令人感到心安。草尖的水珠在陽光之下有如璀璨的寶石。這一夜之後竟恍如隔世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全場毫無聲息,亦無動靜,全神緊盯荒豺與司穆朗格之間的對決。刁兵與琪琪格也停手不再夾擊阿古圖火,屏氣凝神觀看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荒豺助刁兵與琪琪格脫困後,獨留原處,雙足陷在漩渦中,身子逐漸向下沉去。不慎誤入的幾名飲雷族眾驚慌失措,漩渦外的族人雖想相救,卻苦在無法接近,只能乾瞪眼著急。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4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