搬家了,新部落格https://odiumer.wordpress.com/
新家 <<點它。這裡停止更新。

臉書 <<點它,按個讚吧,有新小說會即時通知!

(二十三)

 

  同是人質的曉君目睹一切,從以Mr.J01為首的成群傑克會成員踏進房間、收購商突然發難導致其後的混戰,直到現在收購商以自身交換,要求傑克會放過一旁的女孩。

 

  被綁作人質的曉君因為頭暈難受,連恐懼的力道都削弱幾分。倒楣的她竟然成了誘餌,用來要脅十年現身。她不會責怪十年害自己身陷險境,卻是反過來擔心他就這麼順傑克會的意赴約。這是必死無疑的局。

 

又是綁架,讓她想起被同是傑克會的陳伯綁架的那天,給浸在冷水滿溢的浴缸裡,只能瑟縮發抖,不安地猜想所有可能的不幸結局。囚禁她的狹小浴室瀰漫潮濕的霉味,黑暗剝奪她的視覺,只能聽見濕淋淋的水聲。

 

  後來,十年隨著忽然亮起的燈光出現。這次也會一樣嗎?她相信十年,卻有預感死期將近。

 

  低調卻倒楣的人生,說不定就要在這裡結束了。曉君心想。在她為人生定下註解時,收購商與傑克會的對峙進入另一個階段。收購商漠視近在眼前的威脅,像所有人不存在似的。只看著那女孩。

 

  「可是你認得我。過去我是不是傷害過你?現在,一次還清。」收購商說罷,藍波刀隨即切開左臂血肉。鮮血從袖子的破口飛快蔓延,漫出不規則形狀的血暈。

 

  女孩心痛哭喊,Mr.J01鼓掌叫好。

 

  收購商默不吭聲地強忍,額頭卻反映痛楚地滲出豆大冷汗。他再加重施加於刀上的力道,頭皮發麻的曉君閉眼不敢再看,就怕看到收購商真的廢掉整條手臂。終於,她聽到慘叫。饒是如此剽悍強壯的人,也無法忍受這種劇痛吧?

 

  Mr.J01跟凱莉雙雙錯愕驚呼,令曉君忍不住好奇睜眼一看,也跟著發出驚叫。不是出於恐懼,而是與傑克會渾然不同、蘊含喜悅的驚呼。

 

  就在門口,那個像貓任性又行蹤不定的男孩,帶著一貫淡漠的招牌表情出現。

 

  「十點整,不多不少。」十年說。

 

曉君發現一名原本站得直挺挺的傑克會成員匍匐在地,背後插著一把手術刀。曉君聽到的慘叫就是他發出的。

 

  十年扣緊手術刀,一步步向Mr.J01還有曉君等人質走來。收購商亦停止交換的自殘舉動,他發現事態有了轉機。

 

  Mr.J01確認手錶時間。「沒錯,你很準時。幸好現在依然是三對二,人質也還在我們手裡。」他看到甦醒的鷹勾鼻男緩慢起身,確定仍握有人數優勢,足以掌控局面。

 

  滿臉鼻血的鷹勾鼻男喘息著,艱困地爬起。鎖定聲音位置的十年看也不看,隨手一揮,流星似的銀光脫手。鷹勾鼻男再次倒地,失去站起的可能性。

 

  「二對二。」十年修正Mr.J01的說法,後者的笑容在目睹鷹勾鼻男的頸部被手術刀插入後凝滯,變成僵硬的假笑。

 

  Mr.J01鎮定地說:「容我提醒人質的存在。」

 

  「傷害她,你不可能活著離開。」十年反制得極快。收購商縱然沒有發言,但他只有一條手臂受創,仍有駭人的破壞性。

 

  「真是可怕的威脅。」凱莉從容地打岔,退到曉君背後以她的肉身為盾,防止十年再次發難。Mr.J01明白她的用意,跟著繞到培雅身後。

 

凱莉提議:「來作個交換,我用這兩個人質換我們安全離開。」

 

  Mr.J01是個聰明人,知道雙方僵持不下自己也無法得利,不如暫時脫身。只要保有性命再藉由情報商的協助,日後依然有機會剷除十年這個麻煩人物。雖然心有不甘,若不是這個收購商打破規則攪局,現在一切都該照Mr.J01的劇本在走。當下Mr.J01決定,即使會招惹收購商背後的勢力,也要將這個眼中釘一併消滅。

 

  「當然,各退一步才是明智選擇。兩位男士,你們看,反正人質還算毫髮無傷,很划算吧?」Mr.J01忽略掉培雅的傷口如是說。

 

  「可以。」十年答應得乾脆,令收購商不解。十年態度明確地表示:「讓他們走。」

 

  獅子沉著臉。雖然對此存疑,但或許是打破現在局面的辦法。他看向培雅。「不要怕。」

 

  「我不怕。」培雅的笑容虛弱但堅定。「你一定會救我。」

 

  Mr.J01不客氣地打斷。「談情說愛到此為止。等等你們有得是時間。我要把人質放下來,你們別想趁機亂來,不然只好同歸於盡了。我一定先殺人質。」

 

  收購商威脅:「你也別想亂來。」

 

  「當然。」Mr.J01說,「一到門口我就會釋放兩個女士。」

 

  Mr.J01負責監視兩人,凱莉陸續把曉君跟培雅從掛鉤放下來。在她解開鐵鍊一端之後,曉君像團墜落的肉塊摔在地上,雖然高度不高,仍令她不免呼痛。另一邊的培雅才剛落地,就掙扎地要靠近傳翰,結果被Mr.J01一把拖回。「乖女孩,安分一點。等等就讓你們團聚了。」

 

  兩個人質維持著四肢被縛的狀態,分別被Mr.J01還有凱莉以刀要脅並架在身前充當肉盾。

 

  「站遠一點。我不跟男人親熱。」凱莉輕挑地提醒,因為看似隨時要衝上來的收購商讓她不太放心。但獅子不可能不防,難保傑克會不會突然反悔,痛下殺手。

 

  「還有我……救我……」那名首先遭到十年襲擊的計程車組成員哀求,他搆不到插進後背的手術刀,只要輕微的動作都會牽動傷口,讓他被迫趴在地上像個癱軟的醉漢。他好怕會死在這裡,再也沒有機會殺人、無法掏出活人的內臟……在性命危存的生死關頭,他才明白每個受害者死前的感受,這更加深他嗜虐的心,為了延續這份喜悅,他一定要活著離開。

 

  「不包括他。」十年冷酷制止。

 

  Mr.J01只能無奈聳肩,「抱歉了,志同道合的好夥伴。相信你自己的潛力,努力求生吧。」在那名成員絕望的注視中,Mr.J01與凱莉慢慢接近房間門口。收購商垂著滴血的左臂步步跟進,緊咬一定距離,作好接回培雅的準備。

 

  曉君對於這筆交易很不放心,傑克會這些人看起來並非會信守承諾的善類。但十年冷靜異常,讓曉君決定還是相信他,因為十年不是救過她好幾次了嗎?這次一定也會拯救她的。

 

  曉君的腳跟被粗魯地拖行,凱莉雖然苗條但力氣可不小,扣著曉君的手相當有力。

 

  「你啊。」凱莉突然在曉君的耳邊低語。

 

  曉君下意識地應聲:「嗯?」

 

  「該減肥了。」凱莉發出戲謔的輕笑,氣得曉君都清醒了。但是一陣讓人預料不及的怪異噪音讓曉君忘記回嘴。

 

那誇張的、令人頭皮發麻的不祥聲音聽起來就像是……

 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首先離開房間的Mr.J01激烈慘叫。

 

  曉君驚愕地扭頭,越過凱莉的肩膀可以看到Mr.J01渾身通電似的瘋狂抖動。

 

  製造噪音、促成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手持電鋸的以豪。Mr.J01身上的血肉像噴發的油井,激烈地濺上以豪俊俏的臉龐。現在的以豪不如往昔英俊,雙手跟滿臉都是鮮血的他放聲狂笑,根本是個失控的瘋子。

 

  Mr.J01連抵抗的機會都沒有,只能隨著切開身體的電鋸跪倒。著魔般的以豪沒有就此罷手,繼續抓著電鋸將Mr.J01蹂躪成面目全非的大團爛肉,鮮血噴上牆壁、噴上吧台、噴上天花板,染紅Mr.J01引以為傲的Whitechapel

 

  在曉君嚇壞的同時,十年已經往她衝來,負傷的收購商緊隨在後。十年預先安排以豪在外埋伏,所以接受傑克會的提議。一心復仇的以豪當然不會拒絕這種要求。姚醫生死後,他也不算活著。

 

  眼看十年逼近,凱莉果斷把曉君推了出去,令十年為了接住她而被迫止步,連帶阻擋後頭的獅子。凱莉冷笑一聲躍進吧台,從吧台一側的開口衝向酒吧大門。她迅速打開門,眼前所見卻非通上的階梯,而是降到最底堵住所有去路的鐵捲門。

 

  什麼時候降下來的?凱莉愕然,雙腿接連被銳利的劇痛所襲,幾乎要就地跪倒。她不必回頭也知道是十年射來的手術刀。自知死期已到的凱莉忽然露出看開的釋懷笑容,一面將手伸進口袋。

 

  「嗚。」凱莉悶哼一聲,手臂接著中刀,取出的煙盒因此脫手落地。她難忍失落地望著萬寶路煙盒,指尖滴落的血珠正好落在抽煙有害健康的警告標語上。抽煙傷身,不抽傷心。凱莉自嘲,活著本來就是一種耗損,所以才要活得刺激。

 

  電鋸聲從後逼近。

 

  太可惜了,連最後一根煙的機會都沒有。凱莉心想。

 

  「嘔噁!」脫困的曉君趴地嘔吐,看到Mr.J01跟凱莉接連被以豪破壞得不成人形,她一個平凡人怎麼可能忍受這樣過激的殘酷畫面。太恐怖了,實在太恐怖了,在以豪喪心病狂的駭人狂笑之中,曉君邊吐邊發抖。她知道以豪本來就很可怕,但不知道可以劣化到這種程度。

 

  「裡面還有。」十年善意地提醒以豪,後者舉著滴血的電鋸,踩過遍地血污留下一行血腳印。原本囚禁曉君跟培雅的房裡傳來淒厲的、令人掩耳不忍再聽的哀號,甚至蓋過電鋸運轉的噪音。

 

  「他到底怎麼了?」曉君膽怯地問。

 

  「正常釋放。」十年答得輕描淡寫,沒有提及姚醫生遇害。比起以豪,現在另有更棘手的必須處理。十年相當在意培雅的動靜,收購商正在替她擦拭沾染的血跡,終於一償所願的女孩褪去蒼白,像告別凋零的花恢復生氣,直盯著獅子。

 

  「你真的什麼都忘記了?」她問。

 

  「嗯。」獅子抹去她臉蛋的血滴,被培雅握住手掌。她的指尖柔軟而冰涼。他下意識地想要握緊,但立刻打消這個念頭,卻也不願意抽回手。就這樣讓女孩握著。

 

  「連我也是?」培雅不死心地追問。

 

  「全部。什麼都不記得了。」獅子搖頭。

 

  有股說不上來的感受,他不單只想要握緊,甚至渴望擁女孩入懷。獅子的眼眶微熱,只能垂下頭,藉由帽舌掩飾。

 

  「好啊,那沒關係。你要聽好哦,從現在開始你要記住我,好好的記下來。如果又忘記,我真的不會原諒你。這次絕對不會。」培雅像個固執又淘氣的孩子,卸去面對他人的強硬偽裝,口氣多了些不自覺的驕縱。

 

  她知道只有這個大男孩願意無條件承接她的一切,而她只是一個未滿十七的易受傷少女。她有好多、好多話想跟這個消失好久的大騙子說。現在,先從撒嬌開始。

 

  可是獅子突然站起,培雅不明所以地望著他。在她來得及抓住獅子的衣角之前,收購商已經跨過Mr.J01與凱莉的屍首,大步走向出口。

 

  「你要去哪?不要走,傳翰!」培雅喚著收購商真正的名字,強迫驅使無力的雙腿追趕收購商的背影。

 

  鐵捲門升起得緩慢,但收購商鑽出縫隙、踏上階梯離開的速度好快,快得讓培雅追不上。

 

  她踏過最後一節階梯,街頭的陽光斜照,刺眼得令她眩暈,從手遮的指縫間看著傳翰越來越遠。她只能追著,直到再也看不見他,直到迷失在分不清方向的陌生街頭。

 

  大騙子,又不見了。

 

 

  留在Whitechapel的曉君一頭霧水。

 

  「那個女生怎麼了?」

 

  「……也是正常釋放。」十年同樣莫名其妙,但培雅就這麼棄他不理,著實令十年鬆一大口氣。現在正是脫身的好機會。

 

  「該離開了。」十年扶起曉君,她的腳步有些不穩,得緊靠著十年才能站好。

 

  曉君不由得又想起凱莉提醒她減肥,然後再看看曾經是凱莉的屍塊,曉君險些又要嘔吐。她強忍反胃,心想絕對、絕對不能吐在十年身上,想也知道這個有潔癖的傢伙會翻臉,她可不想看到十年變得跟以豪一樣。

 

  「以豪呢?」曉君遲疑地問,不安地望著囚房的方向。

 

  「最好不要打擾他。」十年拉著曉君往外走,「有點滑,小心。」

 

  「嗯……」曉君遲疑後還是忍不住說:「你沒事真是太好了。」

 

  「你也是。」

 

 

  離去的收購商回到貨車停放處。像是掌握行蹤似的,加密廣播在打開車門的同時響起。

 

  「呼叫獅子。即刻返回大工廠。」

 

  大工廠的指令務必視為第一優先且務必遵守。這是獾教導他的第一課。獅子沒忘,也沒忽視大工廠的行事作風。

 

  獅子之所以要走,是一開始就註定不能待在培雅身邊。他已經是收購商,必須面對大工廠的監視。離開女孩,是為了保護她。

 

  「獅子收到。」收購商機械般地回報。

 

  他別無選擇。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  

 

    

創作者介紹

坐看崑崙樹下

崑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培亞和傳翰這對太揪心
    她說沒關係那這次要記得我 超洋蔥QQ
  • 終於可以用力撒嬌了,可是……QQ

    崑崙 於 2017/06/25 15:2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